第四千七百五十五章 本座不干凈了

    這世界中一片光怪陸離,景色扭曲,楊開放眼望去,竟是沒有一樣正常的東西。

    李元望便端坐在前方不遠處,屁股下面好像有一張王座,身形微微前傾,一只手撐著下巴,好整以暇地望著楊開,滿滿的侵略感。

    而在他身旁四周,一道道恐怖的能量具現而出,化作一柄柄鋒銳長劍,錚鳴不止。

    劍意彌漫,殺機沛然。

    這是畫中的世界!楊開恍然驚醒。

    那畫中,竟真藏有乾坤!

    直到此刻楊開方知自己小瞧了這位瑯琊掌教,那畫作并非涂鴉,只是他不懂欣賞而已。

    一旁的顧盼也有些震驚,她顯然也看出這畫中世界的非比尋常了,一直以為自己的師尊畫技糟糕透頂,誰知竟有如此離奇手段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剛才說什么?你再說一遍,我沒怎么聽清楚。”李元望瞧著楊開,眼神銳利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聽清楚了,只是要確認一番,方才故作不知也不過是為了麻痹楊開,趁他不備第一時間將之收進這畫中世界罷了。

    楊開扭頭朝顧盼望去,這個時候他解釋是沒有用的,還是讓顧盼說話比較好。

    顧盼心領神會,語出驚人:“師尊,石正長老已被墨化了!”

    李元望滿滿的氣勢陡然凝滯,他可以對楊開起疑,但自己弟子說的話他還是愿意相信的,神色沉痛道:“哪來的消息?可以確定嗎?”

    顧盼沉重頷首:“楊師兄親眼目睹,特意從星界趕來,便是為了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仔細說說!”李元望轉頭看向楊開道。

    楊開忙將之前跟顧盼說的又講了一遍,李元望神色變換不定,表情越發凝重。

    待楊開說完之后,李元望才道:“宗玉泉被你試探了出來,所以你方才便想試探一下本座?”

    楊開點點頭,主要是面對那糟心的畫作他有些無言以對,順口就把那句話說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口說無憑,敞開你的小乾坤,本座要檢查一下。”李元望起身道,潛意識里,他覺得楊開所言并非虛假,否則也不至于從星界那邊特意跑到這里來,但事關墨族,還是得小心為上。

    楊開無奈,這一段時間被人檢查小乾坤的次數太頻繁了,但想要確定是否被墨化,這確實最簡單有效的方法。

    敞開乾坤門戶,李元望的神念立刻涌入其中,片刻后,一臉震驚地望著楊開:“你的膽子倒也大,竟敢將墨煙封鎮在小乾坤中。”

    楊開笑了笑道:“若非天地泉,晚輩也不敢這般冒然行事。”

    李元望微微頷首,正要說話,卻聽楊開道:“前輩,輪到你了!”

    李元望張著嘴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楊開盯著他道:“還請前輩也敞開小乾坤,讓晚輩仔細查探。”

    李元望頓時氣笑了:“你要查看我的小乾坤?”

    楊開正色道:“唯有如此,才能確定前輩沒有被墨化!”

    “若本座被墨化,此刻你已是死人!”

    “那可說不準,說不定前輩只是在混淆視線!”楊開搖頭。

    李元望看向顧盼,伸手點了點自己的腦袋:“你朋友腦子有問題?”

    顧盼道:“師尊,我也想看看。”

    李元望頓時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:“小盼兒你怎地也如此?果然姑娘大了胳膊肘都往外拐嗎?師尊我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,容易嗎?”

    楊開往前踏出一步,沉聲道:“前輩,事關重大,若是前輩執意不給查探小乾坤,那晚輩唯有默認前輩已被墨化,不敢讓人查探,可就休怪晚輩無禮了!”

    李元望笑呵呵地望著楊開:“你要怎么無禮?”

    楊開道:“墨化者此刻認定我是同伴,若我與前輩打起來,此間之事就無法善了了,屆時墨化者那邊必會警覺,前輩若沒被墨化,肯定不愿看到這樣的事發生,還請前輩合作!”

    李元望不禁有些牙疼,但不得不承認,楊開說的是對的。

    他已在宗玉泉那邊留下了同伴的印象,宗玉泉此刻肯定已經傳訊其他的墨化者告知此事,這邊真要是發生了戰斗,肯定會打草驚蛇,生出無端是非。

    楊開可以不在乎這些,他不是瑯琊弟子,但李元望身為瑯琊掌教,卻是不能不在乎。

    一咬牙,扭頭望天,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:“罷了罷了,你看吧看吧!”

    這般說著,李元望敞開了自身小乾坤的門戶。

    楊開和顧盼的神念第一時間涌入其中。

    李元望身子抖了抖,悲涼道:“好羞恥,被自己的徒弟檢查小乾坤,還被一個男人在體內看來看去,哎,本座不干凈了!”

    楊開湊到顧盼耳邊低聲道:“尊師一直這么會做戲嗎?”

    顧盼神色復雜地點頭。

    楊開一聲嘆息:“難為你長這么大!”

    “小子!”李元望怒喝:“本座聽的到,不是耳聾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楊開收回神念,沖他點頭道:“沒問題了前輩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李元望一臉不爽的表情,揮手間四周扭曲的景色散去,三人重新返回原先的房間中。

    他望著顧盼,一臉嚴肅地諄諄教導:“以后這種朋友少打交道,最好斷絕關系,老死不相往來,免得被帶壞了!”

    楊開黑著臉道:“前輩我耳朵也沒聾!”

    李元望哼道:“那又怎樣?想打我嗎?來啊,來打我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!”顧盼嚴肅地望著李元望,“麻煩你正經點!”

    李元望輕咳幾聲,雙手負于身后,一副高人風范,聲音低沉道:“如今的情況是石正和宗玉泉皆被墨化,石正已死了,宗玉泉坐鎮渡口,我瑯琊內部還不知有多少他們的同伙,這就有些頭疼了。”

    楊開點點頭道:“如今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墨化者之間無法感應。”

    李元望瞧了瞧他,片刻后頷首贊同他的觀點。

    若是彼此能夠感應的話,宗玉泉絕對能察覺楊開的身份不對,也不會對他的試探做出什么回應。

    當然,也不排除宗玉泉欲擒故縱,但當時那種情況下,宗玉泉的反應很自然,不像是在耍什么陰謀詭計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就可以讓楊開更好地隱藏自己了。

    顧盼望著楊開道:“師兄你有什么計劃嗎?”

    楊開略一沉吟道:“如今最緊要的,還是先將余前輩等人接過來,他們隨我一起潛入了瑯琊域,不過因為不方便暴露,所以一直都隱藏在瑯琊域中,有他們加入的話,到時候對付墨化者也更容易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元望頷首道:“此事我來辦,你將他們的方位告知我。”

    楊開當即取出一枚玉簡,神念涌動在其中刻下余香蝶等人藏身之地的位置,交給李元望。

    有他這個瑯琊掌教接應,余香蝶等人悄無聲息地進入瑯琊域肯定是不成問題的。

    “那么剩下的就是要確定那些墨化者的身份了。”楊開抬頭望向李元望:“前輩,各大洞天福地對墨族多少有些了解,難道就沒有辦法辨別敵我嗎?”

    李元望頷首道:“有!”

    楊開眉頭一揚:“什么辦法?”

    李元望沉吟片刻,開口道:“墨族的力量詭譎,卻極為隱蔽,尋常難以察覺,所以先輩們開創過一種專門針對墨族的陣法,喚作顯墨!各大洞天福地皆有此傳承,只要是墨化者站在法陣之中,必生異常,借此便可輕松判斷身份。但若真如此行事的話,還需得縮小檢查人員的范圍才行,總不能讓我將整個瑯琊的開天境全部召集過來,讓他們一一站在法陣上檢查。”

    楊開點頭,若真這么行事,跟檢查別人的小乾坤的后果沒區別,絕對會打草驚蛇,到時候墨化者的身份暴露,與瑯琊開天必有一場驚天大戰,到時候事態就無法控制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還是得需要你打入墨化者的內部,順藤摸瓜找出他們的身份!”李元望瞧著楊開,“也算是我瑯琊氣運不錯,你一來此地便確定了宗玉泉的身份,或許可以從他那邊入手!”

    楊開點點頭道:“我也是這么想的。嗯,還需前輩給我提供一份名單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樣的名單?”

    “平日里與石正和宗玉泉兩人交好,關系密切人員的名單,包括六品和七品。”楊開思索道:“五品的話,我覺得就不用查探了,五品開天就算被墨化,價值也不高,墨化者應該不會如此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李元望爽快應下,“回頭我整理出來,讓人送給你,你這段時間便在小盼兒那邊好生待著,見機行事!”

    “前輩放心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……就拜托了!”李元望忽然沖楊開抱拳一禮,神色肅穆。

    楊開回禮道:“前輩客氣了,我雖不是洞天福地中人,但也知墨族的危害,這件事是幫瑯琊,也是在幫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李元望點頭,忽然又轉頭沖顧盼叮囑道:“小盼兒,保護好自己,千萬不能讓什么臭男人占了便宜,若是有人敢欺負你,記得第一時間告知為師,我替你揍他!”

    這般說著,一臉威脅地望著楊開。

    顧盼跺腳道:“師尊你少說幾句吧!”

    有這樣的師傅,太丟人了。

(記住本站網址,Www.XS52.Com,方便下次閱讀,或且百度輸入“ xs52 ”,就能進入本站)
這篇小說不錯 推薦
先看到這里 書簽
找個寫完的看看 全本
(快捷鍵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錄   下一章 (快捷鍵:→)
如果您認為武煉巔峰不錯,請把《武煉巔峰》加入書架,以方便以后跟進武煉巔峰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
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74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