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千四百七十九章 我觀你有血光之災

?    “少年,我觀你印堂發黑,目光無神,元神渙散,怕是很快就有血光之災啊!”一個聲音忽然在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楊開扭頭望去,只見一個身形頎長的半大老者笑吟吟地站在自己面前,頭頂一個高帽,身穿一件麻布長衣,手持一布幡,幡上一個大字:算!

    “我大師兄不過是喝醉了酒,你這老家伙在胡說什么?”楊開還沒什么反應,一旁萬瑩瑩瞪眼嬌叱。

    楊開抬手打住,微笑地望著那半大老者:“占卜師?”

    記憶中,這神兵界是有這么一群人存在的,神神叨叨,也不知是真是假,楊開還是頭一次遇到,不免有些興趣。

    “老朽神算子,前瞻五百年,后算五百年,上天入地無所不知,無所不曉,少年若想化解災劫,不妨讓老朽替你算上一卦,或可保得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口氣不小!”楊開呵呵一笑,“既如此,你便替我算一算。”

    “甚好!”生意上門,神算子頓時神清氣爽,將手中布幡放在一邊,落座下來,詢問道:“少年是要測字,還是看手相?”

    “簡單點,看個手相好了,左手還是右手?”

    “隨意!老朽卜算,沒有那么多窮講究。”神算子咧嘴笑道,一口黃牙露了出來。

    一旁萬瑩瑩欲言又止,很想告訴大師兄這群人就是騙錢為生的,沒必要相信,不過轉念一想,大師兄最近一年心灰意冷,難得對什么事這么感興趣,也不好阻攔,無非就是損失點錢財罷了,大師兄高興就行。

    這么想著,悄悄地給那神算子打了個眼色,警告他小心說話。

    神算子也不知有沒有看到,自顧地拿起楊開的手,觀望手中紋路,眉頭一挑道:“少年你這手相不順啊,這一生可謂是多災多難,若是老朽所料不錯,最近一段時間你應該是遇到了什么傷心之事吧?”

    萬瑩瑩在一旁氣鼓鼓地道:“少說廢話,這種事誰還看不出來嗎?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神算子輕輕一笑,也不以為意,繼續觀望,忽然眉頭一挑,好像發現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,神色在這一瞬間變得凝重無比。

    萬瑩瑩在一旁看的咬牙切齒,暗暗決定,這老家伙等會若是再出言不遜,定要狠狠打他一頓,將他丟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丈?”楊開輕輕地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神算子抓著他的手看了好一會,竟仿佛定格在那里,好一會,才慢慢地松開楊開的手,站起身來,抓起桌邊的布幡,一邊后退一邊拱手:“得罪得罪,打擾打擾!”

    萬瑩瑩一臉茫然地望著他,不知這老家伙在玩什么花樣。

    卻見那半大老者退至門邊,一轉身便要朝外逃去,誰知正好撞在一人身上。

    那人赫然是個豐神俊朗的年輕人,懷里攬著一個如花似玉的女子,一只大手在女子腰間不安分地撫動,被神算子這么一撞,頓時往后趔趄了一下。

    大怒,一把抓起神算子的衣領,低喝道:“老家伙眼瞎了啊,走路不看道嗎?”

    神算子連連告罪,忽然抬頭望著那年輕人,開口道:“少年,我觀你印堂發黑,目光無神,元神渙散,怕是很快就有血光之災啊!”

    萬瑩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年輕人更怒,甩手就給了那神算子一巴掌,直接將他打爬在地上,又上前跺了兩腳,直踩的那神算子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狠狠發泄一通,年輕人才獰笑道:“說我有血光之災,我現在就叫你有血光之災!”

    神算子反抗不得,蜷縮成一團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年輕人招呼一聲:“把他的牙齒拔了,叫他知道亂說話的下場!”

    “是!”身后立刻竄出兩個隨從,左右架著神算子便朝一旁走去。

    年輕人則攬著女伴,自顧地走進酒樓里。

    萬瑩瑩臉色微微有些發白,站在楊開身邊抓著他的胳膊:“大師兄,咱們快走。”

    豈料楊開身如磐石,竟是死活拉不動。

    門口處,那年輕人已經帶著女伴和隨從走了進來,目光一轉,立刻定格在楊開身上,嘿嘿一笑:“這不是虛靈劍派的楊開嗎?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。”

    在他懷里原本笑的花枝招展的女伴聞言,身子微微一僵,扭頭朝楊開望來,表情頓時不自然起來,輕輕地道:“詹少,這個小店環境不行,咱們換一家吧。”

    被喚作詹少的年輕人嗤笑一聲:“是這小店環境不行,還是說見到了老情人不自在?”

    女子臉色尷尬,吶吶不言。

    詹少笑道:“既然遇到了老情人,怎么也要上去打聲招呼才是。”

    這般說著,摟著女子便來到了楊開對面落座下來,背后幾個隨從一字排開,氣勢十足。

    楊開靜靜地望著他,腦海中不由浮現出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天羅府,詹玉林!

    與小小的虛靈劍派比起來,天羅府的實力要強大多了,這神兵界的武者,有人,地,天,靈階層劃分,勢力同樣如此。

    雖然虛靈劍派和天羅府都有地階武者坐鎮,算是同為地階勢力,但虛靈劍派的地階,最高不過三層,而天羅府卻是有地階九層的強者,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,都不在一個檔次上,天羅府隨便一個長老級的人物,都能輕松滅掉整個虛靈劍派。

    這詹玉林,便是天羅府一位長老的后嗣,本身實力比楊開強那么一點點,卻也差不了太多,但地位權勢卻天差地別。

    他身邊的女子叫做周岑,是一個周姓家族出身的弟子,楊開此前外出辦事,與周岑結識,暗暗傾慕。

    本以為周岑溫婉善良,知書達理,是理想的人生伴侶,誰知這詹玉林橫空冒了出來,在楊開與詹玉林之間,周岑果斷選擇了后者,這也是導致楊開在這里買酒澆愁的最大原因。

    神兵界賦予的這個身份,真是有一段失敗的人生啊!楊開微微唏噓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以后別讓我見到你,見你一個打你一次,你當我跟你說著玩的嗎?”詹玉林冷冷地望著楊開,他雖然從楊開手中橫刀奪愛,但也沒打算放過楊開,今日會來此地,并非偶然,而是故意。

    “巧了,看到你不知道為什么有一肚子火,我也好想打你一頓!”楊開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這神兵界賦予了他一個新的身份,自然也包括了諸多情感,此刻情敵當前,楊開心頭莫名涌出一團火氣。

    詹玉林面露愕然之色,他懷里的周岑也一臉詫異地望著他。

    在她印象中的楊開,可是性情溫和,待人極為寬厚的,可從來沒有哪一次表現的這般咄咄逼人,甚至有一絲絲……邪性!

    這樣的楊開讓她感覺很是陌生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詹玉林側著耳朵,將腦袋朝楊開那邊伸去:“你再說一遍,我好像沒聽清楚!”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楊開抬手就是一巴掌掃了過去,直接掃在詹玉林的臉頰上,一枚牙齒裹著血水飛了出去,詹玉林整個人更是被抽的凌空飛了幾圈,重重落在地上,連帶著被他一直攬在懷里的周岑也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兩聲驚呼同時響起,卻是站在楊開身后的萬瑩瑩和周岑一起出聲。

    “詹少!”幾個隨從大驚失色,連忙上前攙扶,一陣手忙腳亂。

    店門口,一個披頭散發,身上還有幾個大腳印的神算子手持布幡沖了進來,望了一眼倒在地上一嘴血水的詹玉林,哈哈大笑:“老子就說你今日有血光之災,你還偏不信,這下看你信不信!”

    言罷,轉身一溜煙跑了。

    詹玉林被攙起來,只感覺自己半邊臉頰都腫了,使勁晃了晃頭,又驚又怒地朝楊開望去:“你敢打我?”

    楊開淡淡道:“不好意思,你把腦袋伸的那么長,我有點沒忍住!”

    “大師兄快走!”萬瑩瑩急的臉色發白,使勁拽著楊開的胳膊,在看到詹玉林的時候,她就想拉走楊開了,可惜拉不動,誰知此刻竟出了這樣的變故。

    大師兄居然把詹玉林給打了,這下事情鬧大了,只怕沒法收場。

    “還想走?”詹玉林怒火沖天,“都愣著干什么,給我上,把這小子手腳砍斷,我要他嘗遍人間酷刑!”

    他身后幾個隨從立刻朝前沖去,詹玉林本身實力與楊開相差無幾,楊開人階四層,他是人階五層,倒不是說他的資質比楊開好,只是天羅府那邊資源充沛,他能得到的栽培更多。

    然而他帶出來的隨從,卻個個都是人階八層九層的,雖然沒有地階,但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大師兄……”萬瑩瑩小臉慘白如紙,嬌小的身軀輕輕顫抖著,雖然極其恐懼,卻依然擋在楊開面前:“你快走,我擋一擋他們。”

    楊開失笑,站起身來,一把將她提到自己身后:“有大師兄在,哪輪得到你來出頭,乖乖在這里站好。”

    “這個世界之路,便從這里開始吧!”

    蹭……

    輕響之時,劍光耀眼,楊開低頭望著自己手中的長劍,驚咦一聲:“哦?我原來還有一把劍啊,看樣子這個世界待我不薄!”

    https: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.com。妙書屋手機版閱讀網址:.com

(記住本站網址,Www.XS52.Com,方便下次閱讀,或且百度輸入“ xs52 ”,就能進入本站)
這篇小說不錯 推薦
先看到這里 書簽
找個寫完的看看 全本
(快捷鍵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錄   下一章 (快捷鍵:→)
如果您認為武煉巔峰不錯,請把《武煉巔峰》加入書架,以方便以后跟進武煉巔峰最新章節的連載更新
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免费743